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拔哥的博客
拔哥的博客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1,241,613
  • 关注人气:1,617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册专辑
加载中…
关注博主
我去过的地方
国内 (143篇)
国外 (70篇)
友情的纽带

灵感的日报

建筑好设计

广告也精彩

顶级的定制

学习之榜样
暂无内容
访客
加载中…
好友
加载中…
评论
加载中…
留言
加载中…
图片播放器
公告
??
?
关于版权
本博客除特别说明外,所有文字,照片,均属作者原创,任何媒体或个人如需转载,请首先与作者联系并获得作者同意。
?
?
?
博文

中国四大或者八大菜系,鲁菜一直名列前茅,老北平,八大楼大都以鲁菜见长,猪肉或下水成了变化花样和口味的食材,除一些山珍海味均为干货以外,鸡鸭鱼肉蛋蔬菜都是配角,牛羊肉亦是配角,因为牛是生产资料,除去老病伤牛宰杀耕牛,就是一项罪过,羊也是山穷水尽无法大量饲养,除去偏远地区,以农业耕种为主的齐鲁之邦,养猪才是物尽其用,剩余残羹剩饭,菜蔬秸秆,麸皮糠渣,混以青饲料以便饲养,猪粪又是农家必备,那是农村家中饲有几口猪,是非常普遍的配置,农村一年到头,能吃饱口粮就是万幸,春节年关宰杀年猪,犒劳一家老小,又是农闲,纯粹是一个吃到肉的大日子。

城市里,猪肉也是需要按家庭人口,凭票证供应,一周也就是在周末才会吃上一点荤腥,还必须是家境富裕,人口少收入多的家庭,一个城市有一两家肉类联合加工厂,猪是不可以私屠滥宰的,猪肉的销售,也必须是在一定规模的副食商店合作社才有供应,带骨带皮冻的结实。那是冷冻设备也是缺乏的,记得当时还有一

“家”,但从汉字来讲,就是在家的屋檐下,须养一只猪,家宝盖头下面的豕,日本依旧用豚肉称呼猪肉,看得出猪肉在家,在生活中的地位。过去内地大饭店,山珍海味基本都是干货,需要水发油发盐发,比如,海参鱼肚,口蘑猴头,海米干贝,鲍鱼鱼翅,木耳金针,有一味替代鱼肚的皮肚,就是用猪皮,刮干脂肪,晾晒干透,用温油炸制气泡膨胀,冷却后投入冷水浸泡洗净,白如琼脂,切片切丝切段,鲁菜“全家福”,“爆三样”,“奶汤皮肚”当仁不让的配菜,另外,凉菜,皮肚亦可以拌芹菜,拌黄瓜,拌白菜心。

猪的下水,过去外国人不吃,百年前,国外的中餐馆普遍登不上主流,皆以“杂碎馆”为名号,川鲁淮粤都有下水出味主料,猪肚猪肝猪腰也可能是下水里面最昂贵的原料,不过猪肺我还是从来不食的,那哆哆嗦嗦的形状,呼吸功能的作用,还有那众人喜爱的猪蹄,都不是我的喜好。

饭店不用夸,全看炒腰花,除去本地,余还没有发现出众的高手,猪腰切记不得冷冻注水,必须新鲜,刀工精细,配头水发木耳,青蒜玉兰片,急火快手,勾芡稀薄且紧实,

山东海岸线有三千多公里,有三百多个岛屿,傲居中国第二,第一位的是广东有四千多公里,有一千一百多个岛屿。

东临黄海,北靠渤海,海产丰富,人口也在中国数老二,有海就有海产,从黄河入海口的泥沙滩涂,到石岛青岛一带的礁石海岸,出产着各类海产珍馐。

鲜鱼水菜,就是显示一个新鲜,沿海城市青岛烟台威海及各县区,独占地理优势,口福不减,余久居内陆省会,三十年前,也都是以冻鱼冰货为主,一个大冰坨,先摔后翘,螺丝刀也是利器,每逢年节,冻刀鱼(带鱼)如木柄宝剑一般,黄花鱼也不是什么稀罕物,一条半斤多一斤重,脑袋呈一些凹型,里面还有两块小白石头,这才是山东黄海特产。南方特有的大黄鱼肉质就远不及我们山东的黄花鱼细嫩,与黄花鱼接近的还有黄姑鱼,白姑鱼,现在也少见了,山东近海捕获的黄花鱼一斤也需要千元以上,海鲜市场个大焦黄的大肚子“黄花鱼”,不晓得是变种还是仿冒,我并不感冒,从不进我的菜篮子。

山东当地吃馄炖称作喝馄炖,这里面的缘由就是有汤汁,比如喝面条,喝疙瘩汤,可以归于如同喝粥一类。

四季分明,春花秋草,秋风咋起,早晚寒凉,一碗滚烫且有荤面搭配的大碗馄炖,飘着香菜,浮着紫菜,虾皮蛋丝,一个个滚远似元宝的馄炖,在吸溜香油胡椒味精的高汤时,那味道竟然会让五脏六腑暖和起来,六十年前,这个城市的街道上,还会有馄炖挑子,一头是一个煤球炉,铁锅热灶,一头就是呈抽屉状,盛有各种佐料,馄炖皮儿猪肉馅,酱油香油咸盐胡椒,吆喝声走街串巷,如有应声,放下挑子,滚水等开,一双快手,即可包裹,不消十分一刻,即可端上饭桌,另有五香茶叶蛋佐以。

六十年代以后,改为饭店独有,当地比较有名的是“汇泉楼”的馄炖分部,一碗馄炖一毛八,二两粮票,一般的绝配是烧饼,俩烧饼,一碗馄炖,另有经五路纬二路东南角,临近大观园,聚集人流,早晚总是排队,再有经二路纬五路“益发馄炖舘“,五里沟南头经二路路北,

南方以粥见长,鱼米之乡皆有稻菽,西北有揪片,小麦稀罕,山东属北方,普遍有疙瘩汤,纯属家常,并不登大雅之堂,近年饮食回归,朴素家常,大酒店也以老饕炝客。

早年,少油缺菜,荤腥也是稀罕,一把虾皮,几粒海米,一撮肉糜,两颗鸡蛋,半碗面粉,少许菜蔬,炝锅爆香,半锅开水,面粒搅匀,开水撒入,鸡蛋碎缓入,撒香菜碎,青蒜末,香油胡椒粉,热腾腾,稠糊糊,佐干粮,或馒头,窝头,面饼,煎饼,粗粮精粉,由此衍生的各种面食,一碟咸菜,即是一顿快捷饮食,阖家吃的肚滚腰圆。

山东有蜿蜒曲折海岸,有山峦绵延特产,如海货干鲜,有山珍菇蘑,沿海地区,有海蛤,蛏子,鲜虾,海参,鱿鱼,爬虾,海米,虾皮,伴以梅豆(就是芸豆),韭菜,丝瓜,西葫,就连大白菜,白萝卜,均是疙瘩汤,配料名单,什么季节,什么入锅,逢季搭鲜,过季有干,有滋有味,不论高低。

内地亦有另选,西红柿,南瓜,茄子,豆角,水发干木耳,泡发干香菇,几只松莪,一把金针,油煎豆腐丁,细斩海带丝,淡水小干鱼(桓台一带干煸红辣椒)

一转眼二十年过去了,压在箱子底的这几份挂历散发着淡淡的的樟木味道,纯粹的老樟木做的箱子二十年前,硕大的一个储物箱才几百块钱,物已成旧物,人亦老朽,朋友物件老欲弥真,新科技新产品日新月异。

四十年前流行挂历,瑞士风景,工笔美人,电影插图,明星歌星,祖国风光,神州大地,儿童可爱,美女风情,古画诗词,涉猎范围之广,题材选择之宽,每每十月即开始印刷第二年的新年礼物,那就是挂历,拍反转片,设计开幅,电分制版,四色胶印,装订包装,岁末年初,边载着友情送到同僚有朋手上,做壁景观,也是显示主人格调,品味生活。

上取二十年,跨世纪的前夕,好朋友集合一起,把手头的画作玩意儿集一合成,另有私企朋友友情赞助,高手平面设计策划,素雅清新一本小册子,也是馈赠有朋一份欣喜,二十年过去了,可能有留存的人也不多了,也就是余,喜欢搜罗存老货,得以幸存,纸片字纸皆有余韵,那都是沉淀滤清的真物件,一不小心,就从指缝间溜走,有承载的旧东西,就是因为那些不经意的认真,留了下来。

一册小挂

记得第一双皮鞋穿上脚的时候,那年我二十一岁,在此之前,穿的都是力士鞋(白色或蓝色),解放鞋(军绿色胶鞋),灯芯绒的塑料底布鞋,鞋底有棕色或者白色,也叫模压边,总之那个时候鞋坏的挺快,鞋的破损除了质量意外,年龄呈反比,年纪越轻坏的越快,老了鞋却弥越结实,旺盛精力,蹦跳纵横,跑步打球,高的想摸摸,远的想跳跳,鞋的寿命也就短暂了,等你老了把一双鞋子穿破,甚至成了一件难事。

皮鞋往往和正装在一起亮相,只不过七十年代还没有西装,与其衬托的是中山装,口袋明装,解放服,口袋暗装,口袋盖都是有一种桃形的弧度,中间垂直与扣子,中山装有锁眼明扣子,解放服口袋盖有一布鼻儿,系住那枚小口子,一条涤卡毛料裤子,脚蹬一双鞋油擦的铮亮的皮鞋,摩登劲头也就彰显了,俗话说的好“鞋穷一身穷”,毛呢料子裤笔挺,黑皮鞋锃亮,即便上身是粗帆布洗白的蓝色工作服,也一点不输,当下的“杰尼亚”“爱马仕”“普拉达”。

皮鞋皮靴,亦是由西方传人,中国的靴鞋大都是蒙麻布匹植物所制,至于马上民族皮靴沿革,也到了摩

一百年前,工业化文明带来的生活变化,除了电力,石油,汽车以外,中国城市化的进程,重要的一步便是,面粉加工,织布印染,机械动力,水泥钢铁,香烟肥皂,印刷造纸,其中,以照明,炊事,取火的火柴改变了以火镰取火的原始生活,其实也就是一百年五代人的历程。

中国的省会城市大概都有一个火柴厂,以机械化的方式,将木片削皮,切棍,再用手工的方式糊盒,装填,民国初年,这些火柴厂大都用西方技术,中国童工,生产着二分钱一盒的火柴,一个家庭常年使用的火柴,点香烟,点煤油灯,点柴火灶,取方便之火,一根儿足够,荒野之外,篝火燃起,冰冷和野兽,在火的面前退却,温暖油然。

六十年前,城市人家,做火柴半成品加工,糊火柴盒是一项重要的家庭手工劳作,也是不薄的家庭收入,值逢阳光灿烂时间,街巷里便有诸多的火柴盒之晾晒,弊窄的居所堆砌着直达高处的成品,女主人率儿童老人夜以继日的劳作,六十岁以上居住于城市的人,几乎都有参与或目睹的一种情景。

红头火柴,洁白木棍儿,在一侧的鳞片上,“嚓”的一

二年没有出远门了,虽是网络订票已经妥当,临行的前夜还是失眠了,从独自出行的四十多年前,火车就一定是绿色的,卧铺是难以购票的,软卧一定是有一定级别的。上车以后和对方聊上几句那是一定的。

省城有一趟直达京城的火车,晚间启程黎明到达,每每到了开车临近时,云集于四方的人带着晚间的酒意,来到站台,寻找列车长乘警,捏着条子,打着招呼,弄一张可以在火车上安然入睡的卧铺票,这是多大的面子啊?在聚集的人群中总有熟悉的面孔打着不同社交范围的招呼,因为,这个城市最有面子的一趟火车叫做“进京号”。

早先的火车车厢都是墨绿色,有一条鲜明亮黄色的色带,有硬座硬卧软卧之分,在经济上相对平等的收入面前,政治地位依旧锁定着享受的条件,墨绿色的车厢是不是模仿的前苏联?估计是。过去来上海,那是一件大事情,哪儿有最甜蜜的糖果,哪儿有最时髦的毛衫,哪儿有最流行的皮鞋,不亚于我们现在羡慕的的美利坚。坐着墨绿的车厢,出差应该都是公差,私自旅行往往是到了八十年代的结婚。

当火车更名为高铁动车

镜子,生活中曾经很重要的一个物件,现在有时候竟然忘记了它的存在,除了卫生间那一面竖立于洗面盆之上,明亮清楚的反应屋子主人根发毫毛,皮肤空洞,眉眼口鼻,其实,照出了一个人日益衰老的过程,只不过久不对视,竟然会忘了自己的模样,上一次用心的照镜子,竟然是在一次面部某个部位不适才有的重视。

大多数人,并不是俊男靓女,可是女人对镜子的偏好,爱漂亮的心理从孩提就天生具有,眉目清秀,五官正当,比例合适,不伤不残,那就是一个正常人,那些闭目羞花,沉鱼落雁之颜容,只不过是极少数,或者是韩国整形大夫之功劳。

古时有一片青铜合金镜片,不是达官亦是贵人,一般山民百姓也就是对着水面,撩衣梳妆罢了,三四百年前欧洲盛行了玻璃后衬金属制成的镜片,真实反映了人的真实容颜,大规模在中国成为日常用品,也不过二百年历史。弱女成人,新婚嫁娶,新房必置一对折叠或圆或方的台镜,一只照前,一只衬后,前后左右照的清楚,那时候,女性也大多浓眉大眼,宽厚脸庞,少有知识文化女性也被政治鼓吹改变的如男性一般豪迈。照

??

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

http://www.vxiaotou.com